当前位置

: 散文诗歌散文二十

二十

匿名 2020-06-01 04:09:15 1

二十

庆哥死了,在一个黑夜,身中数刀。

村里有人叹息,唉,可惜了了。也有人说,活该。下面我们就说一说庆哥的故事。

庆哥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,长相一般,不过能说的过去。家境不好,有一个不是十分憨傻的哥哥,还有两个妹妹。不过庆哥是很精明的一个人,村里人都这么说。他嘴巴甜,很会说话。也有人说他油嘴滑舌。

庆哥和村里的几个年轻人一起买了辆运货的大三轮,因为年龄最大,所以被其他几人称为庆哥。久而久之,村里让也就都怎么叫了。

因为各方面条件都不突出,庆哥找的老婆智力不是很好。照农村老话说就是有些“不够头”,而且也不好看,长得五大三粗的。性子很憨厚,见人就笑,但说起话来颠三倒四,答非所问的,惹人嘲笑。

庆哥不喜欢自己的老婆,即使对着人对她也是大呼小叫的。丝毫不给她面子,不过庆嫂也不恼,依旧一脸憨厚的笑。庆嫂很能干,庆哥跑运输,家里十几亩地的活都是她干,种的庄稼还比别家的好。家里的活都是她的,有时她的婆婆还骂骂咧咧的到她家找她的茬。她每次都是垂着头,一言不发,她婆婆骂够了,也就走了,毕竟家里地里还有一摊子活哩。

庆哥的邻居小王,是个老实巴交的有些木讷的人。身材高大,还算英俊。他家里的条件比庆哥好多了,家里盖了二层的小楼,还有一个吃公家饭的爹。于是,他讨着了一个漂亮的老婆,脸盘子好看,身段也好看。惹的村里的年轻人很是羡慕了一段时间。

各自的日子各自过,一天过了又一天,平静的生活终于起了波澜。

庆哥彻底厌弃庆嫂,是因为她确实办了蠢事。庆嫂生了一个儿子,一岁多了,聪明伶俐。一天夜里,不知道是不是太累了,庆嫂晚上睡觉时压在孩子身上,第二天发觉的时候,孩子已经没气了。庆哥伤心的锤头顿足,恨不得代替儿子去死。庆妈也后悔的不行,早知道孙子就该自己带。可是无论家里其他人多么伤心,孩子还是活不过来了。不管村里人是一块跟着惋惜,还是幸灾乐祸。这事随着时间的流逝,就这么过去了。不过这之后,庆嫂一直再没有孩子。

庆哥的运输有了起色,日子慢慢好了起来。心也随之慢慢活泛起来。

粗心少一根筋的庆嫂没有发现,庆哥在家的时间少了。邻居小王也没有发觉自己的老婆外出的时间越来越长了。

直到某一天,有好事的老大娘看到二人不正常的从地里出来,碰了个正着的她一猜就知道了怎么回事。于是村里的谣言慢慢蔓延到全村,除了小王一家。纸里终归包不住火。

事情还是暴露了,按说以后互不来往,这事也就过去了,这年头老婆也不好找。小王也没想离婚。谁知道二人私下还是偷偷来往。早就有所防备的小王自然觉察了这事。

老实人的愤怒积攒到一定程度,彻底爆发了。他去镇上买了一把杀猪刀,磨了三天三夜,磨的锃明锃亮。他犹豫彷徨,最终下定了决心。

庆哥去同村弟兄家喝酒,酒有些高。回来的路上,经过一个住的人家很少的胡同。早就等在半路的小王上前去就是一顿猛砍,没有防备的庆哥就这样,没有反应过来就永远的闭上了眼睛。

第二天,早起的人路过胡同,发现了早已断气的庆哥,吓得差点过去,连忙喊人,报警。

警察来了,而小王早已不见了踪影。他逃了。

两个家庭破裂了。

庆嫂改嫁了,不知道过的好不好?如果庆哥知道自己落得这样的结局,会不会后悔?自己当初的错事,谁的错?

据村里人说,七年了,小王从来没有回过家,不知道他这辈子还会不会回来。

相关阅读